关于我

about1about2about3

叫我世界主义者。

我出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我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美国人。我的家庭和祖先总是处于迁移之中。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我母亲的祖先来自不同的国家,我父亲的家庭曾经位于原德国东部,现在是波兰的一部分。二战中,我父亲的家被毁,他们不得不向西逃离。

我父母致力于培养我完全的双语能力。虽然当初我对此有反抗情绪,但后来由衷地感谢他们的努力。因为他们的努力,我的英语和德语达到了相同的精通程度。在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中,我不停地在两种语言、文化、国家(美国和德国)和大洲中转换角色。这种状态注定让我成为环球旅行者,也激发了我对不同文化的好奇心。我很幸运地到过很多欧洲国家,比如俄罗斯。俄罗斯是我向东历险的第一站。

后来我去了欧洲最古老和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在那里完成了我的博士论文。论文的题目关于美国经典作品赫尔曼·梅尔维尔的有关捕鲸的小说《莫比·迪克》(《白鲸》)。我非常喜欢那本书,不仅仅是因为它深奥的道理,更是因为它的环球历险。毕竟,赫尔曼·梅尔维尔他本人就是世界主义者和环球旅行者。

我的博士论文已经出版成书,你可以在“我写的书”那一页阅读更多的内容。它获得一个奖项,还得到另一个奖项的提名。我还荣幸地在我们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告别演说。

完成博士论文后,我得到了去中国一家主要新闻机构任职的机会。那将是影响一生的经历!我不仅能和一些中国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还能了解中国文化和学些汉语。

在中国的三年中(2009-2012),我很高兴认识了社会各界的中国人,其中有些成了我的好朋友。我的一个中国朋友以我崇拜的无声电影明星莉莲·吉许给我起名叫李涟。因为我们试过了,我的英文名字无法缩译成一个可读优雅的中文名字。虽然开始的时候我不情愿用一个中文名字,因为我不是中国人,但后来我发现它其实很实用。

在中国,我真正地学到了什么是“活着并生活着。”还有放松!正是在中国,我经历了人生中最有挑战性但又最令人激动的时刻: 我被邀请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国宴; 拜访朋友的位于胡同的家,坐在炕上欣赏尘迹斑斑的裱框中的黑白照片; 和我的家人乘船游览长江和伟大但倍受争议的三峡工程; 参观中国试管婴儿医院。我还做了一次业余时装秀的志愿者。那次时装秀的参加者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国模特。在那场时装秀中,我穿了未来派婚纱,戴了艺术学生设计的花饰泳帽。最后,我被罚下秀场,原因是我穿着高跟鞋无法走路。但是,没有冒险,就没有收获!

我中国经历的一部分为后来我在《中国日报》文化火锅栏目中发表的故事提供了素材。我的两篇火锅故事还发表在101个最好的火锅集中。我还为《中国日报》、《亚洲时报在线》、《今日亚洲新闻》、Asian Fortune,《上海日报》、《环球时报》、China Eye写了许多有关中国和亚洲的文章。

对我来说,文化接触带来更多的是眼界开阔和愉悦感受,碰撞和冲突则比较少。我相信我的领悟和喜悦同样体现在我的写作中。我希望与别人分享。